Charley Evans.

Hnb/Dc/MAR/TSN
一个不太好吃的冷cp写手

我决定到一百粉再写pwp

首先谢谢喜欢
#Sterek
#第一次写肉和abo设定,有bug请提
时间线在Stiles毕业且就业之后,也就是长大了
(2500+)
避免词汇hex就替换了同音词

美人生日快乐啊!!

【影版/Constantine】忏悔(路康,PG)

融核-鲨鱼池:

三年前的文,今天翻出来发现只缺个结尾,补上之后发了。


Lucifer/Constantine,影版,不是TV版。


==


郊区有间小教堂,神父已经年纪大了,腰腿不好使,心脏也有几分毛病。从别的教区调来了一位年轻神父,最近正忙着接手。


“所以你没必要担心,神父们人都很好。”安吉拉在胸口画个十字,“为了你的退休生活着想,去忏悔一回?”


“我不去忏悔和神父没关系。”


“你只是放不开,”安吉拉坚信自己的判断,“去吧康斯坦丁,就当是免费的心理咨询,你从来不来这儿,新的神父也不认识你,不会有问题的。”


被推进忏悔的小隔间,康斯坦丁听见安吉拉和老神父应酬着,渐渐走远了。


“我的孩子,你有什么想与我分享的吗?”


“我今年三十五岁,比你大七岁。”康斯坦丁淡然道,“叫我乔纳森。”


年轻神父似乎没见识过这般人物,静默了一会儿,才不大确定地说:“我能叫你约翰吗?”


“随你便。”


“那么,约翰,有什么想和我分享的吗?”


康斯坦丁百无聊赖地用指头抠木板上的虫眼,“哦那可太多了神父。”


“慢慢来,我们有许多时间。”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康斯坦丁说,“神父,我要死了。”


间隔那头又静默了一会儿,“约翰,不要畏惧死亡。”


“是的神父,我从不畏惧死亡,我只畏惧死亡所带来的结果。”


“你在担忧你的家人?约翰,你的家人,他们和你一样,都是信徒吗?”


别开玩笑了神父,我可不是什么信徒,如果信奉你们的神明不能让我爬到天国的阶梯上,我会把之前投进箱子里的硬币全都抢回来。


但他撒了谎,“是的。”


“那么无需担忧,神爱着我们,当你的灵魂自肉身拘束中脱出,你会去往天堂,你的家人会知道的,他们知道你在一个更好的地方。”


“我没有家人。”


康斯坦丁想快点儿结束这次忏悔,也许惹怒神父是个不错的选择,以后安吉拉再也不会盯着自己来教堂。可是神父有出乎他意料的耐心,神父说:“那么,你更加要爱自己。”


“啊,我会的,谢谢。”康斯坦丁无趣地回答,“咱们还有…什么问题么?”


当然没有,但是安吉拉在外头轻轻敲了下:“嘿,别想着敷衍了事,我就在外头呢。”


康斯坦丁咳嗽一下,示意自己知道了,又绞尽脑汁地找话题。他不是那种愿意和旁人分享私生活的人,而且现在他心情不好着呢。


“神父,我和撒旦上床了。”


康斯坦丁嘴角翘起来。现在他不是一个人在苦恼啦,他决心要让这个神父比他更苦恼。显然神父误解了他的意思。


“和妻子…抱歉,也可能是女友,和她们在一块儿有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


康斯坦丁没打算戳破,“没错,和…伴侣在一块儿的时候,虽然我更倾向于床伴这个词。神父,我没坚守那条婚前不得进行性行为的信条,我觉得太罪恶了。”


“你无需担忧,”神父安抚他,“虔诚的祈祷和忏悔,上帝会听见你的声音。”


——这点我确信不会的,上帝选择性耳聋。


“我不喜欢他,我讨厌他,我想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康斯坦丁说,“比较简短地说,我们俩的关系势同水火,每次见面都会争吵和打架。”


“哦这…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康斯坦丁赞成:“对,我也这么觉得。”


“没错。”康斯坦丁全心全意地说,“我们两个互相看对方不爽,他想把我拖进地狱,我想让他滚到黑洞里。”


“看上去是宗教和科学的碰撞啊。”神父开玩笑说,“也许你们俩只是脾气都比较火爆?”


“不…我不这么觉得。”康斯坦丁说,“当然啦,我的脾气是不好的,稍微有那么一点…也许是很多……好吧,太多的坏脾气,不光是暴躁,我是个盗贼,爱说谎话,害死的人比踩死的蟑螂还多。他也没好到哪儿去,我只是个人渣。”


“那么他呢?”神父似乎确信康斯坦丁只是跟他开玩笑,哪有人会这么直白的说自己是个骗子,盗贼,人渣呢?


“他是个魔鬼。”


“魔鬼一样的床伴?”神父笑了起来,“很多男性还希望有个魔鬼一样的女友呢。”


“他们看多色情片了。”


“为什么这么说?”


康斯坦丁现在知道这位年轻的神父应该什么都不知道,纯洁的像只献祭羔羊。


“因为看到魔鬼的真容,他们的老二就再也硬不起来了。”


斟酌再三,康斯坦丁还是选取了一个大众而且不那么脏的词来形容两腿之间那玩意儿,这是教堂嘛,万一哪个天使听见了,添油加醋给那个聋子老头儿呢?


“可你和魔鬼上床了,还不是一般的魔鬼。”神父的声音里头依旧带着笑。


“没错。他是……他还带着荣光。”


神父说:“堕落的荣光?我倒是觉得你很爱你的床伴,如果是我还未决定将身心都侍奉给上帝的话,我会很想见见她的。”


“这只是陈述事实,他带着荣光堕落,比起那一群缺胳膊少腿身残脑更残的好看多了。”康斯坦丁说,“这也是为什么我能忍受偶尔和他来那么一两发的缘故。”


“约翰,约翰,咱们别说这个了,这可是教堂啊。咱们回到最初的问题吧,你们两个的感情?”


“没有感情。”


“没有感情是不会在一块儿的,你们俩在一起多久了?”


康斯坦丁停顿一下,“从我十五岁。”


“我和你隔着,我不知道你现在的年纪。”


“二十年。”


“很长一段时间。”


“对。”


“我越来越觉得你很爱她,只是…有些七年之痒?或者太熟悉彼此,产生了厌烦?你们可以试试分开一两个月,小别胜新婚嘛。”


“整整二十年。”康斯坦丁说,“打十五岁我和他见第一面,到我最近一次见到他,整整隔了二十年。”


“呃……”


“神父,我不是来咨询感情问题的,我只想找个人说说话。”康斯坦丁换上了诚恳可怜的语气,“你愿意代替上帝,倾听我的心事吗?”


神父回答说:“当然,我就是做这个的。”


隔着雕花的木板,神父见不到康斯坦丁脸上露出的幸灾乐祸的表情,他真可怜。


接下来康斯坦丁说的话把神父吓着了。神父盯着另一面的玫瑰雕花,已经在脑海里勾勒出一个少年时被恋童癖猥亵,长大了反社会且反人类的中年男子。而且照这个约翰说的,十五岁遇见对方时候对方看上去就三十好几,那么现在二十年过去了,他和一个差不多六十岁的女性上床?上帝啊……


“神父,我突然想起来,忘记和你说一件事情。”康斯坦丁软乎乎的开口,“不是她,是他,是个男人。”


好了,康斯坦丁确信他听到咚的一声,这位可怜的神父要么猛然起身撞到了脑袋,要么直接晕了过去。他愉快地拉开插销,和外头抱手等待的安吉拉说:“我搞定了。”


女警半信半疑的看着,不过什么也没说。


=end=

【Janson/Thomas】Sick Rose

Lucianno:

原作:移动迷宫 The Maze Runner


配对:詹森/托马斯 Janson/Thomas






——詹森抓住了托马斯。他将男孩绑在了房间里。






起义军已经闯进了这座城市。毫无疑问,在太阳升起之前,一切都会化为乌有。


灾难总部曾宣称这里是人类文明最后的曙光。在总部大楼建成的那天,艾娃·佩吉博士在剪彩仪式上作了精彩的演讲。她甚至用了诸如“诺言方舟”之类可怕又神圣的词汇。


但是现在,城墙塌陷,道路中断,一幢幢高楼变成废墟。它们轰然倒下,如同一顶顶王冠落地、金粉满泻,或者像是断头台砍下的头颅骨碌碌滚到台下——绝佳的黑色幽默。


远处的火光落在落地窗上,拓出玫瑰色的光晕。詹森站在窗边,欣赏着眼前这出无声电影。他的脚下,愚民们在欢腾,庆祝着末日的到来。怪异的是,他并不感到特别愤怒,他甚至有一些解脱。无论如何,那个“结局”总算降临了——他冷漠而疯狂地喝完了一整瓶酒。


他的身后,托马斯不间断地制造出毫不优雅的噪声。


“嘘。”他转过头,目光落在和束缚带作斗争的男孩身上。这些年来,他无数次通过终端看着托马斯。某种意义上,他参与了对方的成长。他熟悉这张脸,了解它的每一个微小表情,如同了解自己的每一次呼吸。老实说,他讨厌极了这个不受控制的小家伙,他太多变,太吵闹,又太不懂规矩。詹森不知道最初是谁提出的迷宫计划,把全人类的未来寄托在这群年轻人身上。但毫无疑问,这一寄托彻彻底底失败了。而失败的代价就是所有人都被拖进了坟墓。


詹森把酒瓶砸了过去。它正好落在男孩的额头上,砸出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安静点,托马斯!”


鲜血立即从托马斯的伤口中渗出来,并迅速流满了他的整张脸。男孩闭着眼睛,五官拧在一起,发出呜咽。


但詹森并没注意到这些——他只看到托马斯的睫毛扑闪来扑闪去,像是一只蝴蝶扑闪在他的心底。詹森内心扬起一股难以言诉的情绪,如此难以定义,让他着迷、困惑又愤怒。他应该把那只讨人厌的蝴蝶给扑下来——詹森情不自禁地走到了托马斯面前。


他用手指轻轻碰了碰托马斯的睫毛,感受着它滑过指腹留下的酥痒。


他抬起手,几滴血落在他的指间。如此的炽热与滚烫,它背后的年轻与活力让詹森羡慕又嫉妒——那不属于他的东西。


“你永远也不知道你有多幸运。”他看着自己的双手,那双手已经出现青肿,血管发乌,指甲呈现出骇人的深紫色——全然不像活人。透过张开的指间,詹森把目光滑到托马斯的脖子上。那节修长的脖颈以及突显的气管——他的双手也跟着落在了托马斯的脖子上。詹森着迷地感受着那层薄薄的皮肤下的跳动。那大概就是生命吧,鲜活的生命。


“放了我,”托马斯睁大了眼睛,求着他,“灾难总部已经毁了。我对你们再没有什么用,不是吗?”


多么可笑啊,简直到了可爱的地步!詹森不明白托马斯怎么还能如此诚挚地提问。他难道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吗?


“我花了很多年才明白这个道理——根本没有解药,没有救赎。这个世界早已经从内到外烂透了。”他把头低下去,额头覆着托马斯的额头,眼睛看向托马斯的眼睛。一滴眼泪落了出来,詹森收紧了自己的双手。


托马斯挣扎着抬起眼睛看着他。“你疯了。”


“就是这个眼神。”詹森笑起来,“我的男孩,就这样看着我吧,直到最后一刻。”


詹森看到一枚导弹射过来,玻璃破碎,大地震动。不过这无关紧要,他的全身都在流血,他的双手因为用力而发疼。托马斯最后的呼吸落在他的面前,男孩还盯着他——他感到自己的确正活着。






The End







mihako:

【攝】【Hannibal】

Will Graham/軒靈

Hannibal Lecter/法

攝/mihako

诶,超级喜欢这个画师的画风
特别有感觉